录取美国名校的那些“后门”

spring3

报纸和网络媒体上都刊登了大量非常规录取的案例,这些特招计划使富裕和有影响力的家庭的孩子能够进入美国一些最精英的私立和公立大学。迄今为止,这些对精英入学流程的批评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并在许多四年制学院和大学的招生过程中普遍存在。

近期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大学录取的现状处于历史的拐点。最近的系列事件更进一步说明了录取流程的公平性需要更多监管的证据:

最近针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诉讼;
司法部最近决定调查选拔性大学的EA/ED录取计划;
民权办公室裁定德克萨斯理工大学医学院必须停止在招生中的种族歧视;
重新审视校友/员工子女入学优先;
Test-Optional的日益普及;
精英学校对于运动员学生入学的不同标准;
路易斯安那州的T. M. Landry Prep School的丑闻,其毕业生根据捏造的申请信息和推荐信进入精英大学。

几乎每一所四年制的大学都否认有接纳特定申请人的情况,但捐助者的子女的确会有“侧门”。在选择性较低的公立旗舰大学以及区域公立或私立学院,有些父母已经捐款的申请人,虽然通常数额较少,但在地区和地方层面具有影响力的父母,与董事会成员成为朋友的父母,通过“侧门”入选的运动员,的确会和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及低收入家庭类似得到优先录取。

面对大学录取的这些非常规录取现象,学校再不采取相关措施政府就要出手啦。虽然对于高等教育来说,政府干预从来都不是一个上策,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当其他政策不能带来必要的变化时怎么办?总的来说,在一系列制度选择上,这些造成特权现象的系统性设置将成为改变美国阶级结构的一个社会障碍。

如果激起社会的普遍不满并且有改革的意愿,则需要认真考虑制定适当的问责措施。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管控,分散的招生系统将继续为特权阶层提供“后门”,不仅是前1%的院校,而且前10%,或者甚至是申请人数最多的前35%院校都会有这样的问题。美国确实有一个非正式的大学录取系统,这个系统应该如何运作 – 这将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吗?我们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政府调控无论是否被证明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最终都应当将公平置于方案的首要考虑因素 – 除非大学联盟选择集体行动来创建一个公正的系统。

About Author

client-photo-1
admin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