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申请人写下了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那么一所大学就会对他们的申请进行额外的审查 – 有些会被拒绝 – 即使他们在学术成绩是符合入学标准。

大学不应该也不允许问申请人是否有残疾。但许多申请人自己分享信息的时候会主动提及相关情况。例如,对于许多学生来说,在被要求写一篇关于他们生活中重要事情的申请文章或克服挑战时,克服身体健康问题的挑战可能是一个容易被谈及的素材。

但是,如果该信息被用于针对申请人呢?这发生在佛罗里达新学院的一名有心理或精神疾病的学生身上,这一案例引起了特殊群体学生保护者的关注。据称,如果申请人写了一篇关于心理挑战问题的文章,招生人员会在申请表上放置一个红旗,并收到不能直接录取的另一个类别当中。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学生已经获得了符合录取资格的分数(主要基于成绩,高中课程和标化考试成绩)也会发生这种情况。其中一些申请人直接被拒绝了。
New College是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公立学院,在一个公立大学规模庞大且有许多研究生和专业课程的州,在文科学院中具有很强的学术声誉。

提交投诉的两名前招生工作人员–Mary Simmerling和Eugenia Quintanilla—是去年毕业的学生。他们在网上发布了他们的投诉书。他们描述了因为对大学的热爱而在招生方面工作,但他们对于2017年发现有一项新政策,即为了“净化”申请人的目的而在残疾人申请上设置Red Flag感到沮丧。他们写道,他们理解有些申请人需要进行第二次审查,但担心企图阻止有心理和其他残疾的学生的标记是非法和不道德的。他俩试图在招生办公室讨论这个问题,并且只有当他们毕业时才敢向学院提出正式投诉。

新学院表示,红旗文件夹只是整体录取过程的一部分(通常用于那些不会直接进入录取的候选热),但这并且不意味着一定会被拒绝。

两名在招生办公室工作的学生在去年揭露了这一事实,并评论说这等于对残疾人的非法歧视。当时新学院对此开展了调查,但认定这些做法是合法的。当调查结果于上周公布时,许多学生和校友都感到不安。他们说这种做法 – 即使合法(合法性仍然受到部分人的质疑) – 也不合乎道德。

上周五,该学院院长Donal O’Shea向社交媒体发表声明,称他将再次调查此问题 – 这次是由一个第三方评审团调查。“新大学非常重视认知多样性,”他写道。 “我们热爱学生不同的学习方式,不同的能力和不同的挑战。”他补充说:“我们知道招生办公室对招生流程和紧张气氛的抱怨,我们非常重视这些。”他说,将在5月进行第三方调查。

虽然许多学生都对新的调查表示赞赏,但该学院的Facebook页面也有来自学生和校友的评论,询问为什么动作这么慢,一年前的事情拖到上周问题公布才采取进一步的调查。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教育部门向学生和学院发布了关于为残疾学生提供高等教育的指导方针。

该指导方针说残疾状况不能成为拒绝的原因。 “如果你符合入学的基本要求,高等教育学校不能因为你有残疾而拒绝你的入学,”该指导方针接着说,申请人没有义务告知学院自己的病历,除非它是与残疾有关的学术申请的一部分。

全国大学入学咨询协会的道德准则规定:“我们相信我们的会员有责任以基本公平和公平的方式对待彼此和学生。我们的机构和个人成员努力消除基于教育系统的偏见:种族,民族,信仰,性别,性别认同,性取向,社会经济地位,年龄,政治派别,国籍或残疾。我们认为这是我们作为教育者的责任的基础。“

但大学独立顾问敦促客户小心披露心理问题,但请注意,这不是绝对的。”大学申请表上的所有内容都应该有助于形成一个整体的正面形象,即你作为一个学生和一个更大的社区的成员。虽然你不需要隐藏你是谁,你也不要去分享一些不会以任何方式积极支持您的申请的挑战,这不仅指心理健康和残疾方面,也适用于学术、课外活动或其他经历……话虽如此,心理健康问题和残疾本身并不是消极的,在讨论它们时没有什么可羞耻的。你不应该觉得你需要隐藏你身份的这些部分,而是你需要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对待它们,就像你申请的任何其他方面一样。简而言之,你要确保以最好的角度呈现真实的自我。”例如,学生可以通过谈论心理残疾来展示重要的品质。“克服挑战并引用个人成长的证据可能是一个成功的故事。如果在你大二的时候有一年的抑郁导致成绩不理想,但是你接受治疗并在第二年学业反弹,那么揭示这段经历可能对你的入学有帮助。你在生活中面临重大挑战并成功走出阴影能够展现出你的适应能力,成熟度和勇气,这些都是招生官非常重视的品质。”

一位前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说他必须确保至少有30%的学生不通过,但是校方却予以否认。

这位前教授对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公开指控已经转变成双方的相互指责。尽管在社交媒体上这个话题被广泛讨论,但现在仍然不清楚这位教授和大学的不同观点到底孰是孰非。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Brian Goegan表示,他因未能满足学校规定的不同分数比例而被解雇。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官员断然否认这一点。他们说没有这样的配额,并暗示Goegan教授因为的“多个问题”而被解雇。

4月18日Goegan发给他的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引发了混乱,然后他们在Reddit上分享了这封邮件,教授称他被辞退是因为拒绝学校要求的30%的挂科率。他说,所谓的评分软件夸大了它对学生成绩的积极影响。

该软件是一个名为MindTap的家庭作业系统和评分平台,用于测试学生对相关数字教材所涵盖材料的掌握程度。Goegan被要求在2018年开始使用该平台,并说他在不断向主管表达对该部门有关软件评分政策的担忧后被解雇。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执行副校长兼大学教务长Mark Searle周五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回应说,该大学调查了Goegan的说法并“没有找到支持这些观点的事实证据”。

Goegan在同一天对Searle的声明发表了反驳。Goegan说他对他的部门如何选择新软件感到不安。他声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了Cengage的“大笔数额”的补助金,而Cengage是一家教育技术公司和出版商,她拥有MindTap平台。

他表示,这项拨款用于一项名为“规则项目”的机构范围内的学习计划。为了得到这笔资金,他的部门开始要求在基础经济学课程中使用MindTap平台。

Searle否认有任何此类交易。“Cengage没有向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提供任何赞助,”他说。Cengage发表了一份确凿的声明,该公司从未向ASU支付过任何补助金。Searle还驳斥了Goegan的建议,即他是在道出真相后被解雇的。“有很多原因导致这位教授的合同解除,包括在没有上级监督干预的情况下拒绝改正多个课程上的错误。”虽然Searle否认学生需要付费才能上交作业,但他承认需要缴纳一定的课程费用后才可以访问MindTap平台。

“虽然使用MindTap需要付费,但这笔费用也包括课程[数字]教科书的费用,”他说。“目前使用MindTap的经济学课程是选修课; 学生可以选择使用传统的大学评分系统的其他教授讲授的相同课程。“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大三学生Addison Wright不接受这个解释。“他们公然撒谎,学生付钱后才能交作业,”她说。“我不得不多次为课堂作业付费。”“今年我参加了一个统计课,要求我支付超过100美元才能完成作业,”赖特说。“我付不起这笔费用,最终只能在两周的软件试用期内完成整个学期的作业。”
Wright是一名图形信息技术专业的学生,于2016年春季上Goegan教授的课。她和社交媒体上的许多其他学生一样,赞扬了Goegan的教学技巧,并感谢他公开提出他的忧虑。“他非常热衷于经济学,并让课堂学习变得有趣,”她说。“直到今天,他都是我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最佳老师。”

在一篇关于Reddit的讨论主题中,一些观察家提出学生们之所以非常喜欢Goegan教授是因为他的课很容易拿到A。Wright对此并不同意。“我没有为通过这门课而痛苦挣扎,但我知道很多学生都有的。”Goegan教授说,平均而言,大约30%的学生在班上能够获得A,这并不容易。他将A的比例归功于选择课程的大量荣誉学位学生。他说很少有学生退出,他努力帮助学生取得成功。

“我确保每次作业和考试都是全面而艰巨的,但我总是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学生解决问题,”他说。Goegan描述了2018年7月的部门会议,其中要求某些入门经济学课程的教师需要按照设定的百分比对学生进行评分:10%D,10%E和10%W(退课)。Goegan表示,这将设定一个新的基准,可以衡量新课件的影响。当Goegan随后未通过的学生不到30%时,他说他受到了正式的问责。

Goegan没有任何关于30%学生挂科这一说法的书面证据。但他分享了一封电子邮件的摘录,该电子邮件显示了ECN 221的入门经济学课程的成绩分布比例,他被告知要遵守这个比例。该分布比例与Goegan在部门会上被告知遵守的30%的失败率不太一样。等级分布指南要求如下:22%A,36%B,28%C,5%D,3%E和5%W。

塞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教育领导,管理和政策助理教授罗伯特•凯尔申(Robert Kelchen)表示,如果Goegan确实被要求让更多的学生无法通过课程以此来设定新的通过基线,“新证据也不会反映出事实的真相。”

玛丽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Mary Washington)经济学教授史蒂文格林劳(Steven Greenlaw)表示,要求教授严格遵循成绩分布比例是极不寻常的。他说,如果一位教授发出过多的A,那可能需要进行询问调查,但不能强制他们去挂掉班里特定比例的学生。

Greenlaw在他的班级中使用开放式教育资源,使用Lumen Learning的课件,每位学生需要花费25美元。MindTap平台和相关的数字教科书 – 经济学家格雷戈里曼昆的著名作品 – 每名学生的费用为99美元。

许多学生反对付费做家庭作业,但格林劳说这只是高等教育的新范式。

他说:“我们正处于一个转型时期,曾经教科书是付费产品,而辅助材料比如学习指南和家庭作业,都应该是免费的。” “现在我们处在教科书是付费商品的情况下,辅助材料变成了增值产品。”

Goegan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课程使用软件之前表示,他会在大学的学习管理系统中为学生免费提供测试。当他第一次开始使用MindTap时,他确保平台中的作业部分不会占用学生成绩的很大比例,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课程而无需支付99美元的费用。后来他被告知,MindTap评估必须至少占学生成绩的20%。

Goegan认为平台和教科书价格过高。“我知道,相对来说,这个价格对于教科书似乎很低,但按照这个价格,你可以购买世界上任何其他一本书,”他说。“我会和我的学生开玩笑说,他们可以按照这个价格购买所有哈利波特的书,并从中学到比教科书中学到的更多的东西。”

当然,Goegan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争议不仅仅是金钱。这也是坚持学术诚信的原则。

“我曾希望他们会进行更严肃的调查,”他说。“在我看来,他们根本不关心实际解决这些问题 – 他们只关心挽回面子。”

Goegan现在正在寻找新工作。他承认把问题公布于众可能会让他事业上受到损失,但他说他觉得有义务告诉他的学生,在他试图通过校方渠道表达担忧并没有成功。他鼓励他的学生给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商学院院长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长Michael Crow投诉。Goegan说他到目前为止已经复制了600多封来自学生的电子邮件。

“如果他们继续抵制学生要求改变这些政策的呼声,我认为他们需要认真考虑他们是否真正把学生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他说,“我希望当人们看到这个问题时,他们能够明白如果事实并非如此,我就不会冒风险并危及我的未来而坚持这样做。“

报纸和网络媒体上都刊登了大量非常规录取的案例,这些特招计划使富裕和有影响力的家庭的孩子能够进入美国一些最精英的私立和公立大学。迄今为止,这些对精英入学流程的批评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并在许多四年制学院和大学的招生过程中普遍存在。

近期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大学录取的现状处于历史的拐点。最近的系列事件更进一步说明了录取流程的公平性需要更多监管的证据:

最近针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诉讼;
司法部最近决定调查选拔性大学的EA/ED录取计划;
民权办公室裁定德克萨斯理工大学医学院必须停止在招生中的种族歧视;
重新审视校友/员工子女入学优先;
Test-Optional的日益普及;
精英学校对于运动员学生入学的不同标准;
路易斯安那州的T. M. Landry Prep School的丑闻,其毕业生根据捏造的申请信息和推荐信进入精英大学。

几乎每一所四年制的大学都否认有接纳特定申请人的情况,但捐助者的子女的确会有“侧门”。在选择性较低的公立旗舰大学以及区域公立或私立学院,有些父母已经捐款的申请人,虽然通常数额较少,但在地区和地方层面具有影响力的父母,与董事会成员成为朋友的父母,通过“侧门”入选的运动员,的确会和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及低收入家庭类似得到优先录取。

面对大学录取的这些非常规录取现象,学校再不采取相关措施政府就要出手啦。虽然对于高等教育来说,政府干预从来都不是一个上策,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当其他政策不能带来必要的变化时怎么办?总的来说,在一系列制度选择上,这些造成特权现象的系统性设置将成为改变美国阶级结构的一个社会障碍。

如果激起社会的普遍不满并且有改革的意愿,则需要认真考虑制定适当的问责措施。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管控,分散的招生系统将继续为特权阶层提供“后门”,不仅是前1%的院校,而且前10%,或者甚至是申请人数最多的前35%院校都会有这样的问题。美国确实有一个非正式的大学录取系统,这个系统应该如何运作 – 这将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吗?我们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政府调控无论是否被证明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最终都应当将公平置于方案的首要考虑因素 – 除非大学联盟选择集体行动来创建一个公正的系统。